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626045.com > 正文
  • 乐高是如何成为全球黑市里的比特币的?
  • 日期:2019-10-14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丝绸之路就是这样一个可以批发毒品、和艺术品的,完全非法的地下B2C电商平台。它只认两种交易货币:比特币和乐高。

  丝绸之路在2013年被关闭。此后,大佬们开始操纵比特币进入主流货币市场。而当人们开始使用比特币购买服务器和奢侈品时,大佬们又开始用溢价的比特币回购乐高了。

  在伦敦,50美元的乐高礼品卡可以在街头换10美元毒品。并且,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知道,在酒吧里直接用乐高礼品卡付款的人,通常都是惹不起的人。

  阿姆斯特丹的一名毒枭,曾经在暗网论坛写下博客,表达自己对现金的鄙视和对黑市等价物的推崇。

  “用现金在我这里走货的人,我会抱以100%的警惕,但如果用乐高来走货,我的大门随时向他敞开。”

  在商品评论里,也有人把存下来买结婚钻戒的钱来买乐高,言语之中,满是无怨无悔。

  “一套2000年的乐高3450自由女神,上市价是200美元,现在亚马逊要卖近10000美元。这是最强劲的货币。”

  可以说,在黑市里,乐高公司被交易者们看做中央银行,主宰着黑市货币的供应量和汇率水平。

  一套8年前价值180美元的乐高在亚马逊可以随便卖到5000美元以上,要是在佛罗里达黑市里,你还能用它换到13把AK47或20克高纯可卡因。

  乐高公司对于绿色block(乐高最基础的积木单位)数量的控制,可以说是众所周知。

  一盒乐高中,绿色永远是最少的。这也使得富人们就像赌盲盒一样,赌一盒积木里有多少绿色block。

  精明的交易商则把钻石市场的操作手法复制到了黑市。在这里,乐高永远保持稀缺,一旦有新的套装出现,市场就有买家迅速收购。

  在现代世界,乐高积木块儿就是原钻,从小偷儿到毒品贩卖者,都对它很感兴趣。

  当然,一种货币之所以能保持强势,不仅因为它永远不会超发,永远保持着极强的流通属性。还因为它本身所具有的价值。

  国家地理杂志曾经拍摄过一部有关乐高的纪录片——《乐高超级工厂》。张檬交往过哪些男友混乱情史滥交照片抹黑刘雨欣翻白眼照片真相从里面就可以看出,乐高对于产品品质的极致要求。

  无论是乐高在研发过程中诸如口水测试(用类似于人唾液的液体测试积木上的颜料不会被洗掉)、强度测试(测试积木强度,保证孩子不会弄碎积木进而伤到自己)等一系列测试;

  还是在生产过程中对于模具的精心设计、开模、修模与反复测试;都保证了乐高玩具的产品品质。

  与模型拼装类玩具以及手工制作类玩具不同,乐高积木是很容易拆散并重新搭建的,理论上拼插次数可达上万次。

  有外国玩家用Ardiuno做了疲劳测试——乐高积木嵌插次数测试。测试结果为37112次,假如一对积木每周拼插10次,那么你要用70年才能玩坏他们。

  乐高产品之所以具有堪比金银的价值,还离不开乐高对于其产品的一系列成功的运作。

  乐高不只是一家玩具公司,它还是一家教育公司、一家IP开发公司、一家文化创意公司!

  如果你有6块8颗凸起的长方体乐高积木,就可以拼出102,981,500种组合。这个数字还仅仅只是垂直和水平的基本组合方式,不算斜向等特殊组合方式的结果。

  不仅如此,乐高通过基本模数系统的巧妙运用,实现了1958年生产的颗粒,可以与当下生产的颗粒进行组合使用。

  通俗点说就是:乐高的玩具,完全可以像三角尺一样,实现一代一代的传承使用,而不会出现因为教学用具的改变,而使教材需要频繁改编。

  这样巧妙的产品设计,自然使得乐高有底气宣布:“乐高不是一家玩具公司,而是一家教育公司。”

  乐高会积极开办“乐高小镇”和乐高教育机构。这些机构网罗的孩子从三四岁到十七八岁不等,从搭最简单的城堡到用Mindstorm核心模块设计组装机器人。

  乐高可以在你家孩子幼年时卖给他一盒几十块钱的塑料片,也可以在他进小学以后培养他进入国际水准的机器人大赛。

  “ 秉承着公司创立精神:”Only the best is good enough(只有做到最好才足够)”,乐高公司致力推动儿童发展,旨在通过富有创意的玩乐和学习启迪和培养未来的创建者。”

  乐高的IP开发手段有两种,一种是购买大热的IP,变成自已的产品。通过这一手段,乐高将好莱坞和流行文化业所创造的那些老少咸宜的故事和人物,都变成了乐高源源不断的产品创意。

  另一种手段是将自已拥有IP的人物和故事,做成流行文化产品。近些年时兴起来的“乐高大电影”就是出色的举措。

  借助2014年上映的《乐高大电影》,2015年上半年乐高公司以20.3亿美元营收、2.73亿美元净利润的销售奇迹,成为全球最大的玩具制造商。

  乐高之所以能够靠着一堆彩色塑料方块俘获无数消费者的芳心,极重要的一点就在于它卓越的“跨产业”能力——从制造业跨越到了文化创意产业。

  比如,它会让3只4公分高的乐高公仔,搭上NASA派往木星的朱诺号探测器。它们分别是被称为“现代科学之父”的伽利略、罗马神话中的朱庇特,以及他的太太朱诺。

  据说,乐高当时临时组件专门小组,前后共花了1500个工时,35万个零件组装了这台半吨重的孤品。后来,这款模型被法拉利F1团队视为宝贝,天南海北到处随团旅行。

  这种举动,品牌显然是乐见其成的。迈凯伦、哈雷、宝马、都纷纷找上乐高寻求合作。

  2015年米兰国际摩托车展上,《毒液》中主角亡命飞车那场戏的坐骑“杜卡迪攀登者”开售,在定制区入口,做牌面的就是一台与乐高合体的车型。

  乐高雕塑家Nathan Sawaya,不仅以数千美元的价格出售他的作品,还在全球各地的博物馆展出。

  它有意形成自已的某种品牌文化。不仅出过无数种给大人和孩子的出版物--- 乐高经典玩具、乐高创意、乐高设计过程、乐高人物和故事等等,还是迪斯尼之外很少能开办“乐园”的品牌。某些地方甚至形成与迪斯尼乐园抗衡之势。

  乐高在文化创意产业的成功运作,不仅提升了乐高产品的文化价值,也提升了乐高产品的收藏价值。

  像《哈利波特》或者《星球大战》这类好莱坞巨制上映后,深谙市场规律的买家都会疯抢相应主题的乐高。

  2015年,乐高销售总收入达54.88亿美元,取代法拉利成为品牌金融所评选的“世界上最强大的品牌”。

  英国《每日电讯报》指出,如果以 15 年为期,把钱投在乐高身上会比投资黄金获得的回报更高。

  人类历史300年,曾经有过无数灿若星辰的企业。却终因自身的骄傲与固步自封而败落。

  十年前的诺基亚,一定想不到它百年的辉煌,会在短短数年间被苹果取代。两年前的苹果,也一定想不到如今会杀出一个华为,在5G领域将它一军。

  成功的企业总是在不断探索的。边界与局限对于他们来说从不存在。而因此能跨界创造价值。比如乐高,它既是一家玩具公司,又是一家IP开发公司;既是一家文化创意公司,也是一家教育公司。

  beebee:《乐高玩具就是全球黑市里的比特币!》、《为什么你必须拥有一套乐高?》、《车模圈里的头牌,只能是乐高了!》


大赢家心水论坛| 老地方开奖结果香港| 港妹图库自选商城最早| 香港六个合彩开奖结果| 六合至尊心水论坛| 本港台同步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六舍彩王中王网站| 葡京高手论坛六肖中特| 管家婆彩图大全资料| 财神报自动更新 玄机图|